活动专区 凯文·凯利:未来科技巨头的发展模式

凯文·凯利:未来科技巨头的发展模式

更新时间:2019-07-12 10:57:14    作者:本站编辑    来源:大数据周刊    分享到:

微信图片_20190712105300.jpg

2019数博会上,畅销书《失控》、《必然》作者凯文·凯利(Kevin Kelly)举办了读书会分享会。在分享会上,凯文·凯利分享了他对现有科技巨头、未来科技发展趋势以及对下一代新巨头的观点。此外,他还分享了对于区块链、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等新科技的观点和态度。以下基于凯文·凯利分享会的谈话,经过编辑整理。


Q:未来科技巨头的发展模式?


凯文·凯利:现在有百度、腾讯、阿里巴巴、Google等等,我觉得这些科技巨头现在的成功也可能会成为他们最终失败的源头,因为它们现在规模如此之大,以致于很难有新科技上的突破。我认为新的玩家不会在已经存在的科技巨头中产生,可能现在大家还不知道它,它可能还刚刚起步。在区块链或者其它一些新技术领域,一开始的利润低、收益低、市场小,所以现有的大规模的科技巨头承担不起这样的尝试,甚至是没选择的。总的来说,在新的平台或者下一个阶段,创业公司才可能会成功,成为占主导地位的公司。


很难预测某个具体的公司或者某个产品能否成功,但可以预测整体趋势和方向。未来有很多变量,比如整体文化氛围、经济因素等等。整体方向上,第一个数字化平台是一张网,它集结了所有的信息,使用了超链接的方式,达到机器可读这样一个目的,搜索引擎是由Facebook和百度这样的巨头引领的;第二个数字化平台就是社交媒体,它连接了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,将所有人联系在一起,这个时候能够在上面产生各种各样的算法,比如像微博和微信等等。第三个数字化平台即将出现,可能会是镜像世界,也可能是云计算等等,能够把世界上所有东西都数字化,再链接起来达到机器可读。会有公司成为掌控第三个平台主导者,但不会是大规模的科技巨头,比如百度、Google、阿里巴巴,新的巨头还没有出现或者是大家还没有注意到。所以,很难预测他们到底是谁。


Q:对初创企业家,有什么想跟他们说的吗?


凯文·凯利:初创企业是很让人兴奋的一个领域,初创企业有很大的成功可能性,我相信未来的霸主一定是现在的初创企业。在尝试过程中有着高风险,同时也有高回报率。很重要的是一定要有包容性,要有鼓励创业公司的创新环境。我觉得,应该去尝试不懂的东西,希望我们的环境能够给予更多的勇气,失败了就重新爬起来,这是不断取得成功的模式。这像是在坐过山车一样,要上去之后才能去体验。


Q:未来的成功与读书、分享相关,但现在社交平台上很难找到真正想读的书?


凯文·凯利:以前还没有互联网的时候,要去图书馆找信息,但现在几秒钟就能找到所需信息了。所以,现在要找答案,代价非常低。相反,越来越有价值的东西就是好的问题。很长一段时间,可能人工智能并不能够问出一些非常好的问题,而人类是好问题的来源。比如我想问一个问题,当今生活中,还有什么让您觉得兴奋吗?比如什么是5G,为什么要用5G,它能够给我们带来怎样的能量?华为和美国之间的竞争又是为了什么?我的问题还有,比如是否有可能组建代表全球性的政府?因为我们现在全球有80亿人,是否能有民间组织代表这80亿人呢?这是否可能,我其实不知道,但我觉得这可能也是很好的问题。比如说全球性政府的可能性或者这是人们想要的吗?


Q:怎么看待贸易战争,它会怎样影响未来的科技发展?


凯文·凯利:我觉得特朗普的想法很幼稚,他代表是美国政府非常幼稚的那一部分人,只想着在全球改变自己的现状,比如他们想要争取不同的地位等等,这些引起了贸易战争。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,也不知道特朗普政府会引领我们走向怎样方向,但是我个人认为,如果中国足够耐心的话,中国的环境非常好,现在有更加集成的资源或者措施,但是未来到底怎样我确实也不知道。


Q:您的书对于未来的预测都很准,有没有发现当时漏判、误判或想补充的?


凯文·凯利:我写书是非常开放的,也在推特上公开,想到什么就写什么。可能我没有什么想改变的内容,当然有想要增加的内容。比如想更多谈一下经济,希望用更多篇幅描写经济模型和预测等等,但是当时确实篇幅有限,所以没有写。此外,也希望有更多关于电脑的集成内容。整体来说,我没有觉得有什么是希望写但没有写或者写错了,或者希望会写不同的内容。我意识到,我的书出版后,很多内容一直到当今才更有价值或者更被理解了,因为在那个时候其实很多人并不明白。


Q:您当时在写书的时候,是怎么分析的呢?


凯文·凯利:虽然我的书叫《必然》,但其实有一些是无法预测的。能确定的是,整个系统的未来发展大方向,因为生态或者整个系统可以说是不断以相似模式出现的,在检测这些模式的时候,其实会彰显一种大趋势。在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时候,也不能说我的预测就很准确,但是可以说粗略的彰显了未来的趋势,也就是为我们指出了未来发展比较特定的方向。我们现在自然生活其实也有一个发展路径,我们的生活或者生命其实是不断创造新的思维或者思维模式。


Q:对于是否要拥抱和接受新科技,您站在哪一边呢?


凯文·凯利:我会尝试新的东西,同时如果我觉得不适合我的话,就会直接排斥掉它们。我之前是不用推特等平台的,现在我会在推特上发文。我在电脑上用,但是没有在手机上用。我只会一部分地使用这样的平台。ARVR等技术,我会尝试它们,我不会经常的去使用,但是可能会几个月试一次,看一看有什么新的功能和技术出现等。我不会每天都用这些新科技,但会隔一段时间试一下,看看适不适合我。


Q:大数据对于隐私和道德保护等,怎么看待?


凯文·凯利:这个问题其实很难回答。首先最重要的是,我们的未来生活可能会被监控,这种监控行为可能来源于手机或者是摄像头等等,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这一领域可以分成非常多的角度去谈论,现在对于隐私的伤害可能并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消失的。整体来说,未来会有更好的科技、更好的去记录生活中的数据,同时也可以保护隐私。例如可以把数据的特性提取出来后聚集到一起,这是一个技术层面的解决方法,我们需要很多这样的解决办法。要解决这个问题,不是要放弃手机,而是要用更好的技术去收集数据。


Q:提到区块链、人工智能和物联网,您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?


凯文·凯利:我觉得物联网与区块链之间有一定的联系,这三个技术的融合会最终能够发展成一个镜像世界。我们世界上存在所有事物都有数字化的模式,比如戴上VR眼镜可以看到房间里的内饰,但同时这些物体也有数字化版本,它们之间互相连接不是因为设备里的芯片,而是由关系连接在一起的。


Q:如何看待比特币?


凯文·凯利:区块链的这种共识机制,在某种意义上就像生命的周期或者是有机的组织。我对于区块链的理解就,它是一个如此有机的存在,所以它其实应该要与大自然、基因等相提并论并且与之结合。我之前跟朋友聊天,也有一个共识,区块链这个领域更像是DNA一样的组织,因为就像我们的基因一样,每一个节点都是基于共识机制被连接在一起,所以我确实认为区块链在自然界有可以呼应的地方。


我本人不是加密货币的粉丝,也不喜欢去掘金。所有的这些可变性、多元性,我都觉得并不可靠也不稳定,所以其实不感冒。我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写关于比特币的内容了,我认为它们其实非常有趣,尤其是如果想做微观支付的话,它是与生活是息息相关的。区块链本身也算是一种对于工作的证明机制,搭载了加密货币后能证明一些价值,比如就像是掘金的金矿一样。当然,现在“金矿”已经不是加密货币了。可能在未来会有更多的加密货币等等。


广泛来说,现在面临的是一个数字化的互联世界,数据能够让我们共同协同工作,进行大规模的多人同时工作,比如说可能一百万人实时线上的共同协同工作。希望通过这样一个系统,能够吸引人们去协同工作,建立这样一种信任机制。我认为区块链以及加密货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是一个协同的工具,能够让我们进行大规模的工作,比如一万百人共同实时线上共同工作,这是前所未有的。


Q:未来有什么可能会毁掉人类和人类文明呢?


凯文·凯利:这只有一些比较耸人听闻的科幻电影中的愿景。要谈论未来的情景是很难的,也很难去想象未来是怎样。当然,如果要是能先去规划这样的未来,比如要容纳AI、基因工程、区块链等等科技进入日常生活,可能未来会有更大的具像化,据此可以幻想一下未来。


内容转自:云科技时代

标签
凯文·凯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