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点人物 每一组数据都是城市的记忆

每一组数据都是城市的记忆

——专访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、首席技术官夏一平

更新时间:2017-07-14 09:32:34    作者:唐棣    来源:大数据周刊    分享到:

【导语】哪里是骑得最快的城市?哪里是骑得最远的城市?风一样的退休大爷速度最快,70%黑摩的司机选择转行……种种有趣的数据表明,中国的共享单车系统开始以着一种非同寻常的速度迅猛发展,成为了一度陷入窘境的短途出行者们最乐意尝试的新模式。

ChMkJlkLwlOITuv4AABw4pZI-MAAAcKXwEhSvYAAHD6599.jpg

在中国,川流而过的自行车大军恐怕是几代人的共有记忆。驾驭这“铁马”,不仅是掌握了一种代步工具,更像一次必经的“成年礼”,帮助小勇士们扩大冒险的版图。

而过去30年,随着国内新的繁荣崛起,象征着富裕的汽车保有量迅速激增,以自行车作为首要代步工具的人群比例。1990年,每两位中国人就拥有一辆自行车,而如今骤降至14%,并且还在不断减少中。很多城市道路甚至移除了一些自行车道,为更加现代化的汽车轮胎让路。2010年,中国取代美国,成为世界最大的汽车消费市场。

“我们想做的,是要让自行车回到城市”,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、首席技术官夏一平说,随着城市交通状况的日益糟糕,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问题,开始成为需要优先解决的对象。

事实上,无论是被拥堵逼疯的民众,受环境污染牵连的企业,还是被这二者所共同困扰的政府决策者,都在试图寻求着一种除了汽车之外的、新的替代方案。

 

数字优化城市中的“人在囧途”

“目前摩拜已经进入了海内外超过100个城市,在选择上都是基于数据的驱动。”谈及战略布局的考量,夏一平说,是通过各种维度的城市指数,了解相应地区的供需关系,来决定车辆投放的数量。一般来说,发达的公共交通、城市规划上对自行车的友好程度,以及相对拥堵的路况,可以保证人群产生足够的需求。

作为全民技能,自行车从未远离过人们的出行选择。然而,容易被偷盗、停放无规范、显得“low”等种种制约因素,都使自行车在大城市的钢铁森林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而传统市政单位在市区铺设的便民自行车,门槛又太高。以北京市为例,如果用户需要使用市政自行车,除了车辆有固定停放点,并不多见之外,还要先去指定网点办卡、交纳押金后才能使用。如果不再使用,退卡时还要再走一遍上述流程,像对“办手续”有着天然抗拒心态的绝大多数居民,很少会做出上述努力。

显然,注册简单、随处可见,价格同与之在出行功能上对标的公交系统来说,也在合理范围的摩拜,优势要大得多了。“方便与便宜”,是摩拜单车初创团队起步时,考虑各项细节的根本因素。

效果如何,看满街跑的共享单车就能知道,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已经成为中国诸多城市的标配。第三方数据公司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17中国共享单车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7年年初,摩拜单车的日均有效使用时间已逼近1100万分钟,居行业首位;其在所有出行服务中的渗透率已达13.9%,相当于每7个人就有1人使用摩拜单车。

摩拜单车也与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合作发布了《2017年共享单车与城市发展白皮书》,据大数据显示,全国共享单车骑行总距离已经超过25亿公里,这大约是从地球往返月球3300次的距离。不同城市有不同的“骑行气质”,北京起得早,深圳睡得晚,广州全天候,成都很巴适。济南和长沙在速度上一快一慢,海口和上海则成了骑行距离的最远和最近。

据夏一平介绍,目前摩拜单车的注册用户量已是过亿级别,单车总数超过500万辆,日订单量超过2000万。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,中国的共享单车系统开始以着一种非同寻常的速度迅猛发展,成为了一度陷入窘境的短途出行者们最乐意尝试的新模式。

 

用技术催化一辆“性感”的单车

“我说我们要做共享自行车,开始连我自己家里的人都是反对的:这能行吗?不锁还不都丢了?”从汽车开发领域转道的夏一平,用汽车工业的眼光重新审量着单车的设计——符合运营需求的,应当是一辆足够“强壮”和足够“聪明”的自行车。

“我们走的是技术派”,作为首个完全使用轴传动的共享单车,最大程度地做到免维护与舒适度的平衡,关于强壮自不待言。夏一平表示,“摩拜完全采用非标的设计,考虑它的可维护性,从生产到组装的便利,所以过程中尽可能的减少零部件,也降低了损坏的可能性。”

“但归根结底,我们做的是一个服务性的产品,简单地说,就是用户要用车的时候,附近得有车才行。”当前夏一平最关心的,是设法防止因“找不到车”而导致的用户流失。

众所周知,城市的流动有自己的节奏。当早晚交通高峰的共享单车“潮汐”涌动,用户会根据自己的使用地点,如地铁站、写字楼等固定区域随意停放单车,就会导致局部车辆供需失衡。

如何才能让单车“反潮汐”运行,鼓励用户多骑?为此,摩拜单车陆续上线了“红包车”和“宝箱车”的活动,简单来说,当用户打开APP,除了正常使用摩拜单车外,还有几率获得掉落的现金奖励。

夏一平介绍,无论是红包还是宝箱,都是基于摩拜的大数据平台,综合运用物联网与LBS技术,对城市中用户骑行数据的分析,摸清车辆移动的潮汐规律,建立车辆迁徙的模型,并根据用户的需求场景来设置特殊的任务,通过红包奖励,让用户将闲置的单车骑行到有需要的地方。

不难看出,在迈过用户获取这道坎后,摩拜的当务之急是提升用户留存率。然而,打车软件大战硝烟未远,补贴的形式难免令人想到,单车界的竞争是否将重落入烧钱窠臼?

“算一算,我们并不是赔本的买卖”,夏一平表示,摩拜的目的是通过现金鼓励,用技术手段提升车辆运转效率、降低车辆调配管理成本,实现精细化动态管理。“不是所有的车随机地成为‘红包车’,只有一些在角落里、一段时间没有骑行过的单车,数据分析后才会将其变成“红包车”,让它活跃起来,在成本上为公司挽回了没人骑的损失,是一种双赢的合理激励。”

 

混战或将收官?大数据突围“圈地乱斗”

一张网络热传图片,道尽了共享单车眼下的尴尬:五颜六色的一屏图标,全是各家共享单车花样各异的APP,“留给后来者的颜色不多了”。

春节前,国家发改委在针对去年印发的《推进“互联网+”便捷交通 促进智能交通发展的实施方案》所作的阶段性总结中,表扬了共享单车,称其“为城市交通中短距离出行、解决‘最后一公里’提供了有力支撑”。

如同任何便利快捷的产品一样,深度推广+免费骑行,城市消费者骑行共享单车的习惯已经被初步培养了起来。可因其高复制性,市场窗口期短,所有玩家都在疯狂地跑马圈地,想尽快拿到行业第一的门票,共享单车领域的红海厮杀就显得格外迅速且激烈。

 “如果说共享单车入局容易,想真正做好运营可不简单”,灵活的背面是随意,是管理难度的加大。夏一平说,市面上并没有出现能完全复制摩拜技术的共享单车,技术门槛不但存在,而且不低。实时显示附近车辆、扫码即走、锁车付费等黑科技的表象下,是硬件、固件、软件、设计、大数据、云平台的内在紧密配合,通力达成的高效运维,才是对手真正要面临的挑战。

在夏一平看来,摩拜的优势,在于其是全球第一款基于物联网、可以实现远程升级固件的智能共享单车。“物联网是一个系统,而不是某种单独的技术。每一台摩拜单车都有自己的物联网卡,最早在国内上线的时候,我们的合作方就是中国移动的物联网平台;目前进军海外,摩拜也与微软、沃达丰等国际科技巨头建立了深度合作。其中,微软Azure云操作平台服务为摩拜单车的海外运营提供技术支持,沃达丰则为摩拜单车量身打造了物联网平台解决方案。”

“在运营管理中,物联网几乎无所不知。大家也许知道,如在不锁车的时候搬动摩拜单车,单车会自动进入报警模式,然后就会跟我们物联网的管理后台频繁地交互,告诉我们去‘解救’它;再比如,人骑行有一定的速度限制,当我们发现某辆单车超过一定的时速,系统就可以判断,它应该是‘被迫’装在车上拉走了。”

与以往的商业模式相互模仿不同,共享单车的比拼快速度过了粗放阶段,进入到需要精细化运营的后半场。无论模式或者红利只能形成一时的壁垒,预计技术实力将成为竞争的关键,专利垄断也将成为切断对手后路的大招。

 

让骑行融入生活的血肉

“我们把车造的很漂亮,就是希望大家觉得骑车不再是一件丢脸的事。”关于未来,夏一平和摩拜的团队有着超越骑行本身的、更多的想法。

打破代步思维,而把摩拜当作一种健身器材甚至生活方式,在夏一平看来,是赞誉也是动力。“最新一代的摩拜骑行体验上做了大幅度提升,比如设计了可调节式的座椅。我们调查过修车厂的数据,座椅调节往往是最先也是最容易损坏的零部件,但我们还是坚持加入这个功能,并且找到了解决坏率的办法,希望通过愉快的体验,吸引更多的人参与到绿色出行中来。”

出行的人多了,情况也就随之而来。对共享单车的破坏与反破坏,也许是当前一个最能普遍考察人性的社会议题。摩拜方面建立了一套信用机制,每位用户在注册之初,均拥有100信用分,每骑一次,增加一分,举报他人不按规则用车则增加一分,如果用户有违章停车的行为,那么将一次性扣除20分,而当信用分数低于80时,用车单价将提高到100元/半小时,如果忘记上锁导致单车遗失,则需赔偿2000元。

“事实上,人为故意损坏率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高,行为和素质是会互相影响的,一小群规范的骑行用户将带动一大批用户向他们靠拢,最重要的是,社会上自发地形成了谴责破坏共享单车的气氛。”夏一平对此信心满满:“未来我们不排除会积极推动,将摩拜的信用积分数据接入更大的社会信用评价体系中,比如破坏的单车多了就影响银行贷款”,“当然,这目前还只是个愿景。”夏一平补充道:“有氛围也要有监督,作为社会的一分子,当用户需要为行为真正负责时,应该会做得更好。”

与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的共享经济都不大一样,中国的共享单车们正推动着各大城市交通方式的变革。再一次的——无论是写字楼还是小弄堂,只要有人的地方,就有这些色彩绚丽的自行车。“我们对生活是有追求的。希望好的自行车,能成为一座城市体验的一部分。”夏一平说。

标签
数据 | 城市 | 记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