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点资讯 中国国家大数据战略,该如何更好地融于时代?

中国国家大数据战略,该如何更好地融于时代?

更新时间:2017-12-05 17:45:46    作者:本站编辑    来源:大数据周刊    分享到:


中国已经将大数据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地位,可以说比美国还要重视国家大数据,但是我们在研究的时候,基本上并不喜欢拿美国国家大数据战略作为标杆。


从2015到2017年,国家在不同层面上都推出了很多包括大数据的行动计划、纲要、信息化发展战略规划,还有十三五的发展规划,一般表述就是要加快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,但是对国家大数据战略到底是什么,怎么实施,实际上也没有一个很清晰的表述。


我们知道国家大数据战略这一块,尤其是大数据2014年就写入政府工作报告,2014年到2017年连续每年都写入,在十三五信息化规划和我们信息化战略里面,对大数据的国家战略主要侧重在两个方面,一是数据资源共享,第二是信息产业发展。这可能跟我们国家信息化发展领导机构和体制有关系。目前工信部、发改委、网信办,每一个机构可能都偏重于自己的职责,发展各自的部分。但是,这三家怎么统筹这一领域呢?可能也有衔接和协调,但是作为统筹这一块,普遍感觉依然有欠缺。


从大的脉络来讲,科技部2012年时的香山会议,是首次以大数据作为主题的会议,跟美国2012年提出大数据的研究和开发计划是一致的,所以我们在大数据发展上和发达国家相比,应该是同步的。


从2015年到2017年,在不同层面的文件,包括国务院的互联网+行动计划,还有国务院发布的大数据发展纲要,以及十三五规划里面都提到了国家大数据战略,但是对国家大数据战略依然没有特别清晰的表达,尤其是2017年国家出了一个大数据十三五的规划。


为什么国家要把大数据提升到国家战略呢?我认为,大数据已经成为信息社会新的生产要素,和土地、劳动、资本一样重要。我们知道,17世纪的时候把土地和劳动作为新的生产要素;18世纪是土地、资本和劳动;到了19世纪,社会将组织也视为新的生产要素;到了21世纪,我们逐渐形成一个共识,就是信息或者数据资源作为一个新的生产要素,能够带来经济增量,新的生产要素会创造新的生产价值。


贵阳这几年数字经济风生水起,很多地方,尤其是一些处于追赶地位的地区,纷纷把大数据作为一个支撑点,背后的原因就是大数据能够创造新的价值,数据资源无疑是将来数字经济发展的一个最重要的要素之一。


作为新的基础设施,过去传统是道路、铁路、公路、航空、电力作为国家发展基础设施,在信息时代可能大数据也将作为一个基础设施,每一个产业、每一个老百姓,都能够接触到大数据服务,在大数据的基础之上,所有的行业都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
目前大数据的发展,我认为还存在一些问题。

第一是大数据时代下数据权属不清晰,这是目前非常突出的一个问题。作为一个消费者,参与到经济社会活动当中,我产生的数据到底归不归我,目前也说不清,道不明。你的数据,理论上你有所有权和支配权,但是作为搜集到你数据的公司或者政府,对数据的使用情况目前还是不会告诉你,即使告诉了,但是实际进行下一层、更深入的使用时也不会告诉你。


在欧洲,以通用数据为条例,美国发展起的消费者权利保护条例,已经对数据的归属是谁做了明确的判断,就属于消费者。我可以有疑问权和告知权,企业如果使用的话,必须告知用户。


第二,数据爆炸式增长和数据有效利用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。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知名企业,包括IBM、戴尔,表示做硬件这一块不是未来的趋势,但我们知道,当摩尔定律到一定极限以后,硬件是无法支撑软件和信息量增长的。大数据的背景下,大家都想要数据量越多越好,可能越能有利于决策,但是数据量的爆炸式增长可能对数据的分析和结果反而是不利的。


第三,大数据泡沫的兴起,大数据核心技术和应用难以突破。现在都在谈大数据,包括企业、地方政府,其中很大一部分要建大数据中心,以全国而言,如果有这么多中心和大数据的发展,和云计算的环境是相悖的。有很多地方建了很多大数据产业园区,宣传和传统的工业园区不一样,导致很多明星企业招商过去,不久之后就撤走了,变成新一轮空心化园区的建设,在全国来说,大数据中心的建设还需要进一步统筹。


第四,数据寡头阻碍了大数据的创新和应用推广。随着数据的增长,互联网强者越强,收集数据的门槛越来越高,目前大的互联网公司争夺的核心资源就是数据,比如前段时间顺丰和菜鸟之争。作为国家的基础设施不能受制于某一个公司,如何能够把数据作为一个普惠的基础设施,这是需要国家从战略层面上思考的。


第五,各地大数据产业一哄而上,跟大数据泡沫有相似的地方。


第六,政府和民众大数据的应用意识和能力仍比较薄弱。很多公司去调研,实际上就是传统数据的处理,就利用简单的爬虫技术,没有技术人员,没有行业背景,就宣称自己在行业里非常厉害。


目前总体感觉中国已经将大数据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地位,可以说比美国还要重视国家大数据。我国在2012年、2013年、2016年发布了不同层面的大数据研究计划和行动纲要,但是并没有将说法明确下来。


我们跟踪了欧盟、美国、澳大利亚、日本、韩国的国家大数据发展情况,有几条经验。



第一,是政府战略是推动大数据产业发展的重要保障。从2012年的数据研究开发计划,到2016年联邦政府大数据的计划,包括组织部门一些核心重大项目的实施、推进,基本上都是从美国白宫往下走;欧盟数据链驱动经济的计划,类似于这一系列都是从政府层面推动大数据的发展。


第二,数据的开放共享和隐私保护是并重的,目前有70多个国家和政府通过条例法规的形式明确规定,对公众一定要开放,不能开放的要做出说明。在美国,数据开放和隐私保护是并重的,我们可能也在做,我们一直在推出共享,但是这几年效果不是特别好,网络安全法也对我们数据的保护也提供了很好的保驾护航。


第三,重视大数据重大项目研究与应用,将大数据作为产业和技术竞争制高点。


第四,建立高规格的领导统筹部门与强化部门间协作与组织保障。从美国白宫到日本内阁,都是从中央到国务院这个层面往下推的,大数据协调各个部门必须要有高规格的领导推动。


第五,强调政府营造环境,关键还是调动企业发展大数据的积极性。公众视野里面,大数据是2013年才开始有一点热度,2010年以前,很多大企业,包括戴尔、IBM这些传统的硬件制造商,就已经发现并思考转型。以前IBM把硬件卖给联想,从目前来看的话,可能算是一个落后产能。美国企业内生的机制特别强大,会很早地部署转型,现在也成为了大数据全球的领头羊。工信部也提出来,我们要打造20家龙头企业,思路和方法可以借鉴欧美国家。


第六,强调开源社区在技术开发中的作用。将来在大数据的环境下,所有的底层架构目前基本上都是基于开源社区产生和不断完善的。


至于具体的对策和建议。首先,我认为作为国家战略,应该成立一个部级联席会议,专家资源委员会、网信办、法改委等职责,是否能将“一带一路”“长江经济带”等做一个统筹。


其次,既然作为一个新的生产要素,应该像土地和资本一样,有基本的法律和保障。


再次,成立若干国家数据资源公司。过去的很多数据共享,动力不够,法律不清晰,可以尝试在各个领域里,由政府和企业共同以数据资源和技术成立公私合营的公司,这样就能解决很多动力不足和管理不规范的问题,以某些领域作为一个试点,联通已经开了一个好头,我相信接下来很多公司会相继成立起来。


最后,多措并举筑安全。包括数据主权、信息分级管理、大数据安全预警监测和行业监管。我们要坚持继续发展自主可控软硬件设备,积极推广区块链技术应用。


(作者系国家智库网络处副处长张影强,本文根据2017大数据与数字经济峰会谈话编辑)


专家论道


数据使用必须承担保护的责任与义务



邬贺铨 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原副院长。


当前,我国数据流通与数据交易主要存在以下问题:数据源活性不够,数据中介机构还处于起步阶段;多源数据的汇集技术尤其是非结构化数据分析技术滞后;缺乏熟悉不同行业并掌握在特定领域使用数据技术的人才。很多数据源企业对数据资源的垄断意识较强,很多数据拥有者不放心让自身数据进入流通环节,担心用户隐私或企业机密泄露。


数据的价值在于融合与挖掘,数据流通、交易有利于促进数据的融合和挖掘,搞活数据从而产生效益。数据共享开放、流通交易和数据保护及数据安全对数据技术提出严峻挑战,对法律的制定及执行提出了很高要求。为此,数据使用必须承担保护的责任与义务,同时需平衡数据保护与数据的开发利用。


数字经济是振兴实体经济的精兵利器



孙蔚敏 工信部信息中心主任


数字经济牵手传统制造,将推动传统工业快速向数字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升级,以工业云、数字工厂、机器人技术等为代表的“智能制造”将促进我国工业装备水平大幅提升、自主创新能力显著增强。数字经济也在引领农业现代化,当前,数字农业、智慧农业等新模式就是其在农业领域的实现与应用。


推进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要注重加强网络设施建设,夯实数字经济基础支撑。例如,要持续深入实施网络提速降费,推动国家大数据中心建设。要深入推进“两化”融合,提升数字经济应用水平,推进大数据在研发设计、生产制造、管理决策、售后服务等全流程的深度应用,培育个性化定制、众包设计、协同制造等数据驱动的制造业新模式。要促进多方协同创新,繁荣数字经济产业生态,支持产业联盟、行业协会等组织搭建公共服务平台,构建多方协作、互利共赢的产业生态。


推动数字化转型应用



张晓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副主任


与工业经济的流水线生产不同,数字经济依托云网端,开展网络的协同和定制化的服务,具有强链接、强平台、强数据、强智能等发展特征。以强数据为例,通过采集汇聚、挖掘分析、精准画像来提高认知、驱动决策。当前,数字经济呈现产业融合化、市场全球化、技术革命化、投资成熟化、服务精细化、治理现代化等发展特征,为此,需要建立普惠共创的发展观、科学共享的数据观和包容共治的生态观,抓住工业经济向数字经济转型的机遇,推动产业革命;聚焦大连接、大平台、大数据、大智能,推动国家整体的数字化转型以及产业的数字化应用;促进数字经济时代经济和社会均衡发展,不断加强数字治理。


注重四个

“结合” 向“数据强国”迈进



王 露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


领导干部是落实国家大数据战略的行动主体。在国家大数据战略部署背景下,要以大数据提升国家治理能力为目标,以领导干部的现实需求为出发点,帮助领导干部把准形势、用对方法、找好标杆、取得实效,把大数据战略落到实处。


为此,要注重把政府数据开放和市场基于数据的创新结合起来。否则,大数据战略就会成为无源之水,数据开放的价值也就无从显现。要注重把大数据与国家治理创新结合起来,借助大数据实现政府负面清单、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的透明化管理,完善大数据监督和技术反腐体系。要注重把大数据与现代产业体系结合起来,包括工业大数据、新兴产业大数据、农业农村大数据等。要注重把大数据与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结合起来,培育数据密集型产业。

标签
国家大数据 | 战略